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2023開年第一場「潛規則」,揭開了娛樂圈最無情的真相

里昂 2023/01/12

1月9日晚,內娛曝出了2023年開年后的第一場「潛規則」,事情鬧得沸沸揚揚,引來網友熱議。

此次事件中的兩位當事人并不紅,曾參加過選秀節目《青春有妳3》,一個叫梓渝,一個叫鄭星源,同屬一家名為「花開半夏」的經紀公司。

事情說來簡單,用兩個關鍵詞概括就是:職場霸凌+關系戶上位。

在去年12月,小明星梓渝就被粉絲拍到臉上有傷痕,淤青遍及顴骨、人中和下巴,即便是在夜晚昏暗的燈光下也十分顯眼。

當時梓渝并沒有解釋,只是安慰粉絲自己沒事,粉絲當然不信,于是追問他的隊友和老闆。

隊友稱梓渝臉上的烏青不是傷痕,而是眼影花了蹭到下巴上。(太扯了)

公司老闆則稱是梓渝與隊友排練時不小心撞傷的,并稱梓渝在公司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暗示粉絲不要鬧事,還發布聲明稱梓渝沒有被霸凌。

到這里事情似乎就結束了,公司沒有再回應,梓渝也沒有出面解釋,還在1月8日更新了自己的寫真照,看起來一切都好。

但其實被打后不久,梓渝就向公司提出了解約,但雙方并未達成一致,公司在半個月前沒收了他的社交賬號,找工作人員偽裝成他,繼續在網上發布動態。

直到1月9日晚梓渝發布聲明,明確表示掌握賬號的并不是他,此前也是隊友鄭星源對他進行了毆打,還稱他將「不惜一切代價與公司解除合同」。

與此同時,該公司的前藝人丁潤琪也出面了,她已在去年與公司解約,所以說話很直接,直指打人者鄭星源與老闆有親密關系。

據丁潤琪所說,鄭星源此前曾對她進行言語騷擾,多次跟女網紅不清不楚,還與公司老闆姜女士舉止親密,兩人疑似處于戀愛狀態。

這樣一來,公司包庇鄭星源的行為就說得通了,畢竟他是現任「老闆娘」嘛。

事情發酵到如今,鄭星源終于出面回應了,而一出面就甩出了「抑郁癥確診證明」,表示自己已經身心俱疲了。

但仔細一看他的抑郁自測量表就會發現,他僅用了短短1分鐘就做完整套測題,這在臨床中只會被算為無效答卷。

用一句話總結就是:妳跟妳的小領導有矛盾,小領導帶著其他組員孤立妳,還動手打妳,但妳拿他沒辦法,因為他搭上了老闆,當妳終于決定不干了,還被公司索賠,簡直沒天理。

梓渝的事鬧得并不大,真正為「關系戶」付出慘痛代價的,還得是王大陸的「好兄弟」張庭瑚。

或許很多觀眾不認識張庭瑚,他被台媒喻為「第二個藍正龍」,出道就擔任了《刺猬男孩》的主角,還因為入圍了金鐘獎最佳男主角。

當年電影《我的少女時代》正在籌備中,導演是大名鼎鼎的「偶像劇教母」陳玉珊,主演「徐太宇」定下了張庭瑚,王大陸則飾演男二「歐陽非凡」。

但在影片開拍后,王大陸搖身一變升任男主,張庭瑚卻不見了蹤影,王大陸也一舉成名,火遍兩岸。

問:王大陸憑什麼擔任男主?

答:或許是因為,他與導演陳玉珊關系太好了吧。

在《少女時代》的新聞發布會上,王大陸沒有跟女主宋蕓樺互動,而是轉頭「壁咚」了導演陳玉珊,兩人都笑得非常開心。

在殺青宴上,王大陸兩度對著導演陳玉珊捧臉親吻,兩人親得十分忘我,據說陳玉珊的老公被氣到臉色鐵青,只能躲在一旁眼不見為凈。

電影上映后大獲成功,王大陸一口答應導演陳玉珊要他表演「L泳」的提議,連泳褲和毛巾都交給了對方。

等他游完一圈穿上衣服后,還一時興起將導演陳玉珊拖下水,直接來個泳池公主抱,兩人都笑開了花。

王大陸于2008年出道,直到2015才憑借《我的少女時代》大火,從此片約不斷,在內地發展得順風順水,最近還帶著女友蔡卓宜回家見家長,似乎好事將近。

王大陸如今有多瀟灑肆意,張庭瑚就有多沒落。

錯失《我的少女時代》后,張庭瑚再也沒有了出頭之日,郁悶之下,他選擇暫時退圈去服役,女友卻在他服役期間自盡身亡。

梓渝和張庭瑚兩人的困境,其實說到底也是為自己的選擇買單,自己不愿與他們同流合污,就得付出一些代價。

比起被「關系戶」頂替欺負,其實與公司的不對等關系才是他們痛苦的根源。

梓渝出生于2002年,他在2019 年就與「花開半夏」簽約,一簽就是12年,那時他才17歲。

娛樂圈中有不少「梓渝」,他們抱著當明星的夢想,在很小的年紀就與經紀公司簽下合約,殊不知這一紙合約給他們帶來的不是成名,而是痛苦。

何老師就曾在節目上揭露過經紀公司的內幕,他們會一口氣簽100個小孩,但只力捧其中一個,只有這一個人有機會成名。

剩下的人就慢慢耗,等他們自己耗不起了,跟公司提出解約時,公司就會收取天價的違約金,最低50萬一個人,直接賺翻。

尚雯婕名下的「黑金」公司就是例子。

為了跟尚雯婕解約,侯明昊賠了她幾百萬才轉去別的公司,真就是「付費上班」了。

侯明昊還算幸運,花錢免災嘛,沒有斷送自己的星路,尚雯婕手下最慘的還得是《花間提壺方大廚》的女主蔣佳恩。

很多觀眾都遺憾這部劇不拍第二部,那是因為女主蔣佳恩已經退圈了,續集就別想了。

蔣佳恩18歲時就簽約了黑金,根據合約,她在前3年賺的錢要分給公司9成,第4到6年分出去8成,第7年分出7成,公司每月借給她生活費6千,日后也要還。

蔣佳恩出道3年也接了不少戲,但除去給公司的分成和還給公司的生活費,她到手的工資不足6萬,解約時卻被公司索賠600萬。

當時蔣佳恩已經患上抑郁癥,在跟公司鬧上法院后被索賠150萬,最后還是她父母賣掉房子湊夠「贖身錢」,才將女兒接回家。

娛樂圈最是光鮮亮麗,也最是藏污納垢,比起隔壁「黑」到心肝的韓娛,咱們最起碼沒有曝出「張紫妍」事件。

但同時,娛樂圈也最能反映國內的職場亂象,明星們也是給人打工的,他們經歷的困境,正是普通人困境的放大版。

從張庭瑚被換角,蔣佳恩退圈,到梓渝遭遇關系戶打壓和職場霸凌,這一樁樁一件件,其實跟很多人的職場經歷都對得上。

所以在吃瓜之余,各位也是在揭露娛樂圈的亂象,是在打壓職場中的不當得利者,雖然作用微乎其微,但總好過放任亂象肆意發生。

用戶評論